小小的反抗

几天前,我关闭了微信朋友圈功能的显示,以后不管是谁发的朋友圈都不会冒出来 个小红点去让我去点开看了。我也不会像原来那样随意地把我的想法、做的事 情放在上面 ,等着大家去评论、点赞了。理由很简单,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更值得我去看的 东西,所以不再阅读,同样公平起见,也不再自作多情发一些别人不在乎的东 西去浪费别人的时间,要发也是发重要的、需要告知大家的事情。

朋友圈或者是别的社交平台一般就是两种人与消息的互动模式,你去不断扫它 或者是它来提醒你,用计算机的术语来说就是“轮循”和“中断”。一般来说,只有 对方是你特别关心的人你才会给它的消息提个中断权限。其他人的状况都是需要 去轮循的。用朋友圈时间长了,形成了习惯,大脑里仿佛被嵌入了一个轮循的脚本 ,一拿起手机就会不自然地打开朋友圈轮循一遍,看看都发生了什么。但回头想一想 ,真的好无聊啊,谁今天吃了啥,去哪里旅游了,真的有那么重要或者是有趣吗? 手机里那么多电子书,不比这重要?网上那么多漫画,不比这些有意思? 我知道,这是一个习惯,但也只是一个习惯,我其实不想这么做也没有必要这么做。

但改掉这个习惯也许并没想象的那么容易,因为 人类是社会动物,都有着暴露自己和窥视别人的癖好,这都是进化出来的天性, 如果你看过一些关于灵长类动物的纪录片或者是在动物园的猴山仔细观察过 猕猴,就会很清楚这一点,在社会性动物组成的群体里,来自其它个体的 信息以及你传达给他们的信息,对于你的生存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那些不擅长 做这些事情的个体都已经被自然选择无情地淘汰掉了。因而这些癖好也许是已经被 写入到我们的遗传信息之中的了。

在现代社会,朋友圈、社交平台其实就是在以技术手段来满足着人类的这种古老需求, 当然这些事情在今天也还是非常重要的。你是否阅读到一条朋友圈可能会直接 决定做的事、说的话是否会冒犯到你的上司或者是伤害到你的朋友。 你发出去的照片、你在网上的装逼套路也会影响到别人对你的好感度。 但现代社会有一个好,你就算是对朋友圈里的事情充耳不闻, 但只要不去作死,老老实实闷声发大财, 活的应该也不会太差,顶多是没有女朋友什么的,至少是不会像在猴山上那样被 猴王咬的半死。 甚至在现代社会里,进化出来的那一套直觉很多时候还可能是有害的, 因为很多工作比起对个体间关系的感知力,更需要的是对事物的专注力。

所以,为了改掉这个毛病,就有必要设置一些视觉上和操作上的障碍,让我不再把时间 花在扫朋友圈上去,于是我关闭了它。这是我小小的反抗,是对不自由人际关系的反抗、 对信息碎片化这个时代趋势的反抗,也是对编码在我体内的那些有害灵长类性状的反抗。